秃瓢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永远不能回头看自己写过的东西……

鬼面也好,夜尊也好,赵云澜和沈巍一往情深,怎么也容不得你这个所谓的弟弟来插手。唯一的希望,求求你领便当吧夜尊!

一点写作经验

纳兰妙殊:

之前有朋友说希望我分享“写作经验”。说实话,我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写边琢磨,边学边总结。以下几条是我读书写东西最经常想到用到的,对写同人或写原创小说同样适用,因为我自己就是两样都写嘛。


虽仅一得之愚,亦聊备一家之言,不揣冒昧,献丑于同好。




1. 先确定结局。


这是开写之前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想象出结局的情节、情绪、画面、一部分对话,甚至,把它先草草地写出来,然后反推上去,引导整个故事向它流淌。


为自己准备一个精彩、得意的结局。中途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想想结局,想想怎么能浪费那个早就在终点等待的结局呢?动力马上就来了。


但,也要警惕为了凑成特定结局,勉强人物做出不合理的举动。




2. 预备好所需文献。


不要想全部读完再开动,那样耗到明年也开不动。大致读几本重要的,就开写吧!


边写边读,就像充电一样。写累了,缺乏灵感,拿起文献来读,往往会有意外收获。




3. 用刀前要磨刀。


为自己定几本可当做“磨刀石”的书。


肉铺切肉的大叔,时常需要抄起一根磨刀棍,把屠刀正反正反唰唰磨两下,再继续干活。


动手写之前和期间,也都要磨一磨语感。拿起自己的磨刀石,读五到十分钟,让自己脑子里的造句机器以好的节奏运转起来。


杰克·伦敦说他在屋里墙上贴满小纸条,上面抄着他觉得好的句子。那就是他的磨刀石。


私人觉得好使的:莎士比亚全集,《微物之神》,海明威,帕斯捷尔纳克。再多就不能说了!私藏石不舍得告诉别人,嘻。


学点好的!多学死人书。不要学郭小四、六神磊磊、七堇年、八月长安、九夜茴……(带“五”的还真没找到,差点写上五月天)


金庸《越女剑》:



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每个人都知道了,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剑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




那些已经画图凌烟阁、造像总统山的大师们也是这样,不用学到太多,能捕捉到一丝一忽的影子,刻苦研习,已够无敌于天下了。


比如莫言。他自己说,当年看了福克纳的小说,根本没看多少就豁然开朗,立心要创造自己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创造自己的“一块邮票大的地方”。那就是高密。


最终莫言也拿到诺奖,与福克纳并肩立于世界文学史之中,各自统治着自己虚拟出的文学王国。这真是个令人快乐的故事。




4. 重视第一章。


第一章对整篇小说来说太重要,也是写起来最吃力的部分。


首章定基调。它确定了小说的气味、颜色、口音、拍子、副歌,以及,故事是条衔尾蛇,从哪块鳞片开始讲?以怎样的角度把故事抛出去?很多极微妙的东西,全在第一章里。


——所以说最重要的技巧,不是写,而是选择。


菲利普·罗斯:



开始写一部新书的过程可谓痛苦不堪。我经常要写上一百页才会有一段幸存下来。接下来我会重温六个月里写下的内容,在可以保留下来的每一个段落、每一个句子、有时是一个短语下面标上红线,然后再把所有标过红线的地方打印在一张纸上。保留下来的内容往往不超过一页纸。


不过,如果幸运的话,这些东西就可以作为第一页的内容。我需要找到最鲜活的东西来给全书定调。可怕的起始工作结束后,接下来就是几个月的自由表演了。




马尔克斯:



最难写的就是第一段,第一段我要写几个月,一旦写好它,其他的就容易多了。第一段解决了一本书的很多问题。第一段是整本书其他部分可以参考的模板。





所以,认真考虑第一章的各种可能——是《百年孤独》“多年后……”这种一句横跨几十年、埋下伏线的奇幻、沧桑式,还是《变形记》“一天早晨格里高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那种简洁简明开门见山式?——然后做出选择。




另外,凹造型的第一章不是好的第一章。要(看上去)非常自然,像娴熟的老司机,松手刹换挡轻踩油门(看出来没?爷是有驾照的人),车像海豚钻入海水一样油光水滑地前进了。




5. 少用成语。少用成语。少用成语。


注意,是“少用”,不是绝对不用。


用大量成语和习语的,是庸才。是语感迟钝的粗人。


一个作者的日常本职工作:提高审美,锻炼语感。


要有一点文字洁癖,多少要有一点。对不够美的东西,一定要敏感。就像豌豆公主对床垫下的豌豆一样敏感。




不要写一个女人“亭亭玉立”,不要写一个男人“玉树临风”,不要写一个孩子“憨态可掬”。


在小说的叙述过程中,成语非常破坏语感。因为成语自带体系和语境,四个字,“刻舟求剑”“邯郸学步”都是一个完整故事。把成语放进小说句子里,就像给玫瑰花圃里放进一只狗。


领导讲话:“我们几个国家虽然国情不同,但是一定要同舟共济……我们要敢于壮士断腕,迎来凤凰涅槃……”那是因为讲话需要简洁,用尽量少的字词表达更多的意思。


毕飞宇写他读《朗读者》的中译本,里面汉娜换袜子译成“她金鸡独立似的一条腿站着”,他立即觉得这个译本不够好。


要是能像汪曾祺似的这么用——“你们全都是含苞待,每个人都有锦绣前!”(《云致秋行状》)那也行。问题咱不是汪曾祺呀。




作家在小说里创造的世界,必须是新的。新的主题曲新的语感和意境,自成王国,自有一套行星恒星的运行规则。


这是作家的尊严和权威所在,不容侵犯。




——什么?用网络流行语?朋友我不想跟你说话。




6. 慎用比喻。


“他眼里有全宇宙的星星”“他眼里有一整个海洋”……这种陈词滥调,就不要再写了!


贫乏的喻体,暴露作家掌握的词汇量的贫乏。


其实小说之美,美在结构、节奏、文体等多方面。比喻诚哉小道。不要总盯着比喻。如果觉得自己这个比喻句不新鲜,不美,不合适,那就不写,这也是个尊严问题,宁卖仙桃一口,不卖烂杏一筐。




——如果确有这方面的爱好,也确能写出有趣的比喻来,那……就要克制了。


——上面这句说的是我自己。我正在努力克制自己,少用比喻!不要老想着炫技!不要老想搞个大新闻漂亮句子出来、自己坐在电脑前得意!




每条比喻是一次短暂的刹车,读者需要停下来,跟随作者走进比喻句的岔道,再走回来。多几次暂停和岔道,能增添层次感和趣味,但花在岔道上的时间太多,这趟旅程就喧宾夺主了。


好小说不是比喻句集锦,不是比喻句的画廊。不是把漂亮的比喻镶上框子挂个满墙就是好小说。


国内很多人学的是张爱玲。是,张爱玲喜用尖新的比喻,但她没有失却对节奏的把握,更重要的是,她的比喻后面有洞见,对人生和命运的、高人一筹的洞见。所以其实不是比喻好看,是她的见解好看。


——犹如:皮肤好并不是皮肤好,是身体状况健康,皮肤才能光洁好看,皮肤只是一个外化可见的表象。不去整体增进健康,光花心思在护肤上,没用的。




更高级的作家,绝不把功夫用在比喻上。其实我的比喻句英雄,是福楼拜。但他令那些句子隐匿在小说中,因而人只感到它好,浑然地好,并不一惊一乍地觉得他的比喻句美得吓人。


太多的比喻,倒胃口,败坏节奏,把叙述搅成一滩浑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就是反面教材。




7. 贴着人物写。


要按照人物本身的性格写!不要自己跳到人物的躯壳里,用自己的性格代替人家做出反应。


举例:丈夫/妻子和情人偷情,其伴侣发现了,她/他会怎么做?


心思深重的英国丈夫,悄悄带上门,不令他们发觉地离开了。不久后带妻子去了瘟疫流行之地。(毛姆《面纱》)


愤恨难平的中国武汉妻子,到楼下打电话给警方,称有人卖淫嫖娼,让丈夫被抓,身败名裂。(方方《万箭穿心》)


这两种不同的反应,都是独一无二,只有“那一个”人才能做出的。




如果主角明明是个体重超过70公斤、智商及格、成熟正常的男人,就不要让他代替女作者媚态横生地撒娇,或者让他替爱猫的作者“像慵懒的小猫一样”惺忪地伸懒腰、发出“可爱的声音”,或者让他替爱赖床的作者大发起床气。


除非你认为“萌”比尊重人物个性更重要。




(TBC)





所谓“经验”,暂时想到就这么多,以后想到别的再补充吧。


以及我今天终于交稿啦!多比是个自由的小精灵!明天开始可以尽情玩几天同人了。等我更文哦!XD

如果有上帝的话,他一定叫库布里克。如果有人能拍出三体和银河帝国的话,那个人一定是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发条橙,奇爱博士,闪灵……还有什么类型是库神拍不了的。😱😱😱😱换什么类型都封神啊。

阿婆的推理小说真是除了好看我不知道该怎么夸了!!

环太平洋的设定真的非常可以,非常适合写脆皮鸭文学了。
还有神们自己,银翼杀手2049,设定简直为3p而生了。😂😂

一个梗。
叶修最近迷上了去电影院看电影,没事就去电影院。结果连续几个月每次去都遇见蓝河,久而久之他就觉察出了点不一样的味道。
叶修:他是不是偷偷跟踪我,他肯定暗恋我,不然为什么总遇见,我是不是应该拒绝他但拒绝他了他会不会伤心欲绝痛哭流涕这么可爱的小孩简直不舍的让他伤心那我还是接受好了。
蓝河: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只是个电影影评人。

感觉冰血暴和老无所依的杀手有点像,一个为了钱,一个为了言而有信。但都是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那一挂,但又觉得一个像地狱的杀人魔,一个像人间刽子手。一个无法无天,一个信仰仍存。所以结局大不同,一个被捉拿归案,一个逍遥法外。还有一点,导演都是科恩兄弟。前者还是科恩嫂的主角,科恩嫂演技多年如一日的赞。
再顺便夸一夸三块广告牌,希望这个开放式的结局里,科恩嫂能像冰血暴一样让凶手付出代价。
你们去看啊,三广,😭😭三广真是今年奥斯卡我内心永远的痛了。

听说你二婚(叶蓝/周蓝)四

星际abo  ooc慎

蓝河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四周一片洁白,他还戴着氧气罩,一旁的的呼吸机和心电监护亮着灯。

这应该是一件病房,他想着。脖子后面的腺体隐隐作痛,他想抬起手去碰一碰,却发现四肢疲乏无力,手背上似乎还打着输液针。他只记得在当时叶修和周泽楷的信息素一齐不加掩饰的涌出来时,自己顺便被迫进入的发情期。但这和以前经历的发情期不同,除了涌动的情潮之外,腹中还有着不断的绞痛,再然后他就不清楚了。

在蓝河努力回想时,病房的门开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霸图的中将张新杰,一个有着联盟第一军医之称的男人。

“你终于醒了。这里是霸图的军区总医院,你昏迷了两天。”张新杰似乎看出了蓝河的疑惑。

“我……”蓝河想开口说话,但嗓子又干又哑。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叶修和周泽楷都在外面,但你你需要等信息素稳定一下才能见他们。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十区处理不了你的问题,叶修替你联系的转院。我替你叫了护工。还有十分钟就到。你这次是被迫发情,加上的正在脱信息素治疗,差点腺体崩溃。你还需要最后腺体注射一次修复剂,然后再观察观察,大概三天后可以办出院。对了,喻文州联系过我,你的任务完成了,给你放一个月假,从出院开始。”张新杰说完也没给蓝河反应时间,直接就出去了。

蓝河又发了会呆,护工才进来,给他喂了点水,下午蓝河开始吃点流质饮食,停了呼吸机和心电监护,他半靠在病床上开始发呆,即便是张新杰说了自己在注射腺体修复剂,但依蓝河以往的了解,虽然修复剂是直接打在腺体旁,但据说只是当时会感觉到针刺样疼痛,和普通打针区别不大,自己脖子上的疼痛显然不是,反而更像是临时标记咬出了血。不过当时在场的两个人,究竟是谁给了自己这个临时标记,为什么情况一点没有好转,自己反而昏迷了两天。

而另一边,主任办公室内,张新杰的对面坐着的两个联盟星数一数二alpha,却都一脸菜色,看的出休息的并不好。张新杰是个bata,更是个医师,虽然生理学上ao发情干出什么事都有依据,甚至非思维能控制,但情理上,很多时候并不能原谅。何况对面最的是叶修,联盟最有名的alpha,出了名的理智冷静,连被嘉世当替罪羊赶出来的时候也没表现出一点不理智的人。居然对着一个omega,一个被别人标记过的omega做出临时标记这样的事。

“我当时只想着赶紧标记小蓝,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

“高中生理课讲过……”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上过高中。那现在怎么办……”

张新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可闻的冷笑一声,又把炮火对向了周泽楷。“你当时也在场,何况你还是许博远的alpha,为什么不标记他。”

“没抢过。”这对一个alpha来说简直是耻辱。

“许博远现在腺体有了瘢痕,不能再做脱信息素治疗,否则极容易得信息素易感综合征。他不可能再和其他的alpha结合,现在的选择要么是一辈子不结婚,永远接受信息素治疗,要么和你们两个中的一个再完成一次完全标记。毕竟你们两个都是标记过他的。他的身体和腺体应该都能承受,我刚刚去查房他正在和他爸妈打电话,看来是准备回母星过假期。而叶修,兴欣刚起步,缺了你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新杰看似冷静的分析的分析好了一切,叶修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准小蓝会愿意和我回十区。”

“我休假。”周泽楷难得的让人听出语气里的好心情。

“实际上,周泽楷毕竟完全标记过许博远,显然会更适合,而叶修,你该知道,要重回联盟,总是需要牺牲一些东西的。”虽说霸图和曾经的嘉世,如今的兴欣都是竞争关系,但这并不妨碍大家都希望能看见叶修重回巅峰。

“小蓝什么时候可以见我。”叶修忍不住叼了根烟,看见张新杰指了指禁烟标志,无奈放下了打火机。

“等三天后办出院时。”

“好,我到时候再来。”叶修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小周,你看我像是那么容易会认输的人吗?”

周泽楷的表情僵了一瞬,他想起自己差点忘了,叶修可是联盟有名的四大战术之一,出了名的心脏。

我好像越来越短了😓